苏暮语嫣

这里刀剑厨一枚(咸鱼一个)沉迷于刀剑中无法自拔……
主吃cp:兼堀,安清……
同时也是药研厨(婚刀)也会产一些药审。
欢迎勾搭~

等你的日子【药X审】


 一.出发,修行
  这几天,药研藤四郎很奇怪。
  审核者坐在自己的房间内认真地回忆着这几天发生的的事。
  要说哪里奇怪?唔……其实审核者也不是很清楚,大概是……
  给其他付丧神疗伤时配错了药?
  内番时把庄稼当成杂草除掉?
  经常往仓库里跑看看道具……
 
  这已经很不正常了好吗?!
 
  审神者想到这里拍了拍脸,让自己清醒清醒。
  “不行!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审神者猛站起来,坚定地说道:“看来是时候和药研谈谈人生了。”
  于是审神者走在镜子前,仔细地准备自己的妆容,摆弄好自己的裙摆,这时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步伐,不用思考,一听便知对方是谁。
  “咚咚咚”付丧神有些迟疑地敲击着审神者的房门,“大将,您……在吗?”
  “哦哦!在的哦药研,快进来吧。”审神者听到药研的声音有些慌乱,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的衣着跪坐在办公桌前。
  得到了审神者的准许,药研才拉开门进去,只见这时药研的紫色眼眸里多出很多审神者读不懂的感情,有犹豫,有一些不确定,还有些……不舍?
  欸?不舍是什么鬼?!
  审神者联想起最近付丧神不正常的举动,再加上现在的情况……“恩,那么只有一种解释的可能了。”审神者心里想着。
  药研藤四郎面部严肃,庄重地跪坐在审神者的面前道:“大将,我……”付丧神话还没说完,审神者打断了他。
  “药研啊,我知道你一直仰慕着一期一振,这很正常,但也要把握好自己的感情啊,最为刀剑男士,不要总是迷恋于爱情的长河中,世界那么大……”
 
  欸,为什么大将的话我有些听不懂?好像哪里不太对?药研一脸懵逼地看着审核者,而审神者自动忽略药研的奇怪目光,继续苦口婆心地劝说着。
  于是药研凑近审神者,给对方一个爆栗。
  “大将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?谁说我喜欢一期哥了,看来有必要把大将的同人小说全部没收了。”
  “欸,不是吗?”审神者揉着被打的地方。“可是,书上不都是这么说的吗?你看啊,你这几天奇怪的反应,还有还有……”
   “大将。”付丧神毫不留情地打断审神者的话,有些薄怒地看着审神者,然后站起来向门口走去,夕阳的余晖撒在付丧神的黑色军装,紫色的眼眸出现了审神者从未见过的情绪。
  “大将……大将还真是迟钝啊,哈哈哈……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,看来只是我一个人自作多情罢了。”
  于是药研没等审神者反应过来就把门猛地关上。
  “砰!”
  一瞬间,房间重现黑暗,只剩下审神者一个人独自坐在屋内。
  不知道为什么……心有些痛,好像快要失去什么的窒息感。
 
“等等……等等,药研!”审神者慌张地站起身,因为长时间跪坐的原因腿部传来些许的麻意,冒冒失失的自己被裙摆拌了一下摔倒在地板上,
  审神者不甘心地爬起来,拉开门,而那个熟悉的身影却早已离去。
  “药研……对不起”审神者有些脱力地顺着门沿坐下,然后双臂抱着双膝把头埋进去。
  对不起药研,这份感情太沉重,太珍贵,珍贵到我不敢轻易触碰……因为我是人类,你是付丧神,你有无限的生命,而我不行,我……只是你生命中一个微不足道的路人罢了,这份痛苦,只由我一个人来承受着好了。
 

  明明只是想和她道别的……说的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
  药研收拾着准备修行的装备,手下突然一顿,看见一抹紫色的东西从出战服里掉在地上。
  “啊……这个东西啊。”药研弯下腰,小心翼翼地把那个紫色的护身符捡起来放在手心里,只见那个护身符上面缝着歪歪扭扭的字体“研”。
  “怎么能把这个东西忘了呢?”药研的嘴角不受控制地向上扬起,紫色的眼眸透过眼镜温柔地看着这个护身符,脑海里浮现出当时的画面。
 
  “这个是为药研特别准备的哦!”审神者微笑着看着药研,悄悄地把受伤的手背在身后,不过这个小动作还是被侦查系数爆表的药研发现了,药研接过护身符,有些头疼地说:“大将你……唉,昨晚又熬夜了吧,明明身体就不是很好,还有,把手伸出来。”
  审神者悄悄地吐了吐舌头,有些抱怨地说道:“还不是因为药研你不会保护好自己嘛!老是让我担心,我也想为你们多做些什么……”

  “大将……”慢慢收紧手中的护身符放在衣服的心口处。
  身为刀剑的我,我的使命就是辅佐大将,保护大将,投身于战场上直到折断,但是自从化为人行后,又多了“感情”这种东西,人类还真是复杂的动物……
  药研穿好准备修行的服装,装备好修行的道具纸和笔。告别了自己的兄弟们,踩着月光走出栗口的庭院
 
  什么时候呢?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大将了呢?
 
  应该是现身与现世时见她的第一眼?
 
  是在我受伤时小心翼翼地为我疗伤?
 
  是在战场时奋不顾身地为付丧神们挡下敌军的刀剑?
 
  是背地里偷偷地学做饭,犒劳刚从远征回来的付丧神们?

  还是不顾身体的疲倦为我们制作护身符?
 
  谁知道呢,也许是更早呢?
  感情这种东西谁又能控制的了呢?
  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审神者的门口,果然,下午说的话有些严重了啊,还是道个歉比较好吧。
  药研忐忑地敲了敲审神者的门,跪坐在门前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大将,您睡了吗?”然而回答药研的只有有些凄凉的冷风和树枝交错的声音。
  “果然……还是生气了吗?我还真是差劲啊,明明是喜欢大将的。”药研有些头疼地想着。
  “咳咳,大将,不管您有没有听到,今晚我是来告别的。”药研看着面前的屋内没有丝毫动静,有些失望,沉默了少许,然后努力调整好心情继续说道:“我想出去修行几天,大将,在我不在的日子里……没什么,好好保重,等我回来。”
  说完起身正要离开,药研听见背后的门突然拉开。

  这个时候怎么可能睡得着?!
  审神者原本打算和药研冷战到底来着,但是听见“修行”二字就已经忍不住了。
  修行对于付丧神来说是好事啊,但是,但是……强忍着拉开门的冲动,听完药研说完最后一句话,当药研站起来正准备离去时,审神者最终还是忍不住了,果然,有的时候身体比嘴诚实多了。
  “药研藤四郎!”

  药研略微吃惊地转过身去,柔和的月光撒下来,那大海般的蓝色眼眸有些紧张地看着自己,眼角还挂着几滴未擦干的泪痕,啊……原来刚才那些话她都听到了啊,之前一直在哭吗?
  “大将第一次喊我全名呢。”药研浅浅地笑了笑,温柔地看向审神者。
 
  啊……这种笑还真是犯规啊,审神者的脸颊出现少许绯红,原本还想说几句狠话来着,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于是审神者上去紧紧地抱住药研,把头埋在对方的肩膀上。
 
  感受到了对方的不安和颤抖,药研抬起双臂,轻轻地拍着对方的背部安抚着。
  “这么说来大将是原谅我了?不过是几天而已,很快就能回来。”
 
 “怎么可能轻易地原谅你!”审神者猛地抬起头,盯着药研紫色的眼眸
  “既然是修行,那就变得更强大了再回来好了!”审神者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放下强硬的声音说道:“记得在春节之前回来啊,不然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……还有!别给我受伤。”
  “恩。”药研低下头,凑近审神者的耳边轻轻地呼出一口气息,轻轻地说道
 
 “大将,等我回来,到时候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诉大将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次发文有些紧张啊!!!咳咳(冷静冷静)
  其实这篇文是为了庆祝自家药研极化归来想出的脑洞。
  药研有些ooc
  表白我药总,极化归来的药总苏上天!
 
 
 
 

评论
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