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暮语嫣

这里刀剑厨一枚(咸鱼一个)沉迷于刀剑中无法自拔……
主吃cp:兼堀,安清……
同时也是药研厨(婚刀)也会产一些药审。
欢迎勾搭~

等你的日子【药X审】

三.等你的第二天

 时间线有私设

 人物有些ooc

 不喜勿喷

(下面是前两篇的链接)

一.出发,修行    二.等你的第一天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夜晚,烛切台光忠亲手制作丰盛的晚餐,审神者也趁此机会大显身手做了几道家乡菜,众付丧神在大广间内摆好桌子,聚在一起品尝着美味的佳肴,饮着醇香的清酒,其乐融融地谈天说地,饮酒作诗,好不快活。

   审神者有些微醉的看着嬉闹的众人,眼前的视线有些扑朔迷离,但是……在这欢乐的气氛里好像又少了些什么。审神者轻轻地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清醒,这才发现自己的身边少了那个熟悉的人。

  “后天就是除夕了……药研他,能回来吗?”审神者心里边想着边往酒杯里倒酒。不知为什么眼前的视线又模糊了些,囔囔地说道:“唔……第一次喝酒,嗝!原,原来这酒,酒劲还真有点大啊。”

不知是受刚才情绪的影响还是因为酒精的作用,几滴眼泪不受控制的滴入酒杯,审神者愣了愣,然后满不在乎地又拿起酒壶就往嘴里灌。这时,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按住了正准备灌酒的审神者,顺便把她的酒壶抢走。

  “喂,还给我……”审神者有些不满地说道,努力地让自己保持清醒并看向对方,只见他金色的眼眸透露出担忧的神色看着微醉的自己,有些生气地说道:“不行,不能再喝了。”

   不知为什么,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情绪围绕着,于是审神者有些恼怒地向对方抢去:“再喝一点有什么关系嘛!快把酒还给我啦!鹤丸国永!”

  “不行,一滴也不行。”鹤丸国永毫不犹豫地说完并严肃地看向审神者,把手中的酒藏在背后,而众付丧神因为审神者的喧闹齐齐地往她的方向看去,审神者的脸颊顿时一片红晕,于是审神者踉踉跄跄地起身向众人说道:“抱,抱歉,扫了大家的兴致,大家继续,我出去一下透透气。”说完审神者有些慌乱地跑了出去。

  

  “啊啊啊……莫名其妙地就向鹤丸发脾气,唉,这样的我还真是差劲啊。”

审神者坐着并倚靠在走廊上的柱子旁,抬头看着璀璨的夜空,闪烁的星星似乎点亮了整片黑暗,审神者痴痴地看着不禁发起了呆。

   明明才过去第一天,为什么此刻的自己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,他的笑容,他的话语……

   原来,自己已经喜欢他到这种地步了吗?

  “呵……”审神者自嘲地笑了笑,突然一阵冷风袭来,审神者不禁打起一阵寒颤,微醉的自己似乎也清醒了些,把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呼出热气暖和着冰冷的小手,顿时审神者好像想起了什么,迅速在口袋里翻出被信封封好的信,那封信是审神者回本丸时狐之助送过来的,据说是药研写的信。

审神者有些颤抖地打开信纸,看见信纸上那极为熟悉的字体时审神者的嘴角忍不住轻轻上扬,之前的不安和窘迫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

 

  致大将:

  呦!大将,还好吗。

  我现在在安土,也就是说修行到了曾经主人所在在的地方。

  没错没错,就是织田信长所在地。

  别的刀以及后世的人们把织田信长过于拔高,对他也过于恐惧了,

在我看来,他就是一个普通正常人。

啊,不过就得带上“我当时是这么觉得的”这个限制条件就是了。

现在的我很好,不用担心,大将在我不再时要好好的照顾自己,出阵的时候不要过于勉强自己,按时休息不要再熬夜了……

最后那个……情人节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药研藤四郎

 

 

 “噗……哈哈,这还真是不浪漫啊,不过还好,得知他平安无事就已经很好了,不是吗?”审神者心里想着,于是小心翼翼地把信纸重新合上装在信封里。起身向屋内走去。

  只是审神者不知道的是,在屋旁的拐角处一直站着一个身影,只见那个付丧神手里拿着洁白的外衣,柔和的月光下洒在他银灰色的头发显得格外显眼。金色的眼眸目不转睛地看着审神者,直至她进屋才后收回目光,顿时察觉到双腿有些酸痛,这才发现原来站在这里很久了。

  在审神者跑出来时,鹤丸国永有些不放心,给众付丧神打好招呼后也跟着跑了出来,看见审神者独自一人坐在走廊上,于是想着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对方披上,这时鹤丸国永看见审神者对着那封信漏出了他从为见过的笑容,沉默片刻后便放弃了手上的行动。

 “ 既然知道结局,倒不如把这份感情扼杀在起点,最后的痛苦只由我一个人来承受着好了”鹤丸顿时想起自己下午所说的话,这才察觉到原来今天的夜晚……是这么的寒冷。

 

 

 

  第二天早上,审神者早早的就醒过来了,迷迷糊糊地往厨房走去,走到厨房门口刚想进去,就听见了烛切台光忠和鹤丸国永的对话

  “伽罗还没醒吗?”

  “没有,唉,昨夜小伽罗被次郎先生灌的有点多……”烛切台光忠有些头疼的说道。

  “哈哈,伽罗还是老样子这么不坦诚啊,让他多睡会吧。”

  “只是……”烛切台有些迟疑地停下手中的活,暗金色的眼眸透漏出些许感伤

  “只可惜今年阿贞不在啊。”

  

  “阿贞……太鼓贞宗吗?”审神者退出厨房思考着。

  “明天就是除夕了,不如今天就大干一场吧!今年最后一次出阵,争取把小贞捞到手!”于是审神者迅速的跑向卧室书写今天出阵安排。

  

 

 

  午饭后审神者召集众付丧神在大广间集合。

 “诸君早上好,明天就是除夕,所以呢从今天开始直至春节结束内番取消,一会进行今年最后一次的出战任务,出阵地点是最近政府活动中的搜索演习,第一部队半小时准备,这次我同你们一起去出阵。”突然察觉到几道稍许惊讶的视线,审神者望向烛切台光忠他们并会心一笑,然后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“出阵吗?”鹤丸国永囔囔地说道:“主公之前因为一次出阵中受了重伤,然后就很少随大家出阵,毕竟人类不像刀剑损坏后经过手入就能恢复,可这次……”鹤丸国永有些担心地看着离开的审神者,突然好像又想起了什么,急忙在自己的外套口袋里翻找着什么

  “还好还好。”只见一个血红色的御守静静地躺在鹤丸国永的手心中。

  “保护自己喜欢的人吗?我虽然不在第一部队,不过……”鹤丸国永紧紧地握着御守,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并向审神者的房间走去。

  

  审神者身穿许久未碰的狩衣,佩戴好携带多年的胁差,右手拔出胁差细细端详着刀纹,突然的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审神者正在挥动有些生疏的刀法,审神者收起胁差,打开门便看见鹤丸国永稍许紧张地看着自己。

  “呦!难得啊没有惊吓啊,太阳这是从西边出来了?”审神者模仿者鹤丸国永的语气向鹤丸国永打趣道。

  鹤丸国永顿时愣了愣,“噗!”笑了笑说道:“我的错,我的错,那还请主公敬请期待我以后的惊吓吧!”

  “别别别,我的小心脏可经受不起,说吧,来找我来有什么事。”

  鹤丸国永把手中的御守递给审神者:“喏,给你的御守,出阵的时候小心点,别再勉强自己了。”

  审神者欣喜地接过后,御守上还存留着对方温热的温度,感受到了对方的关心和心意,审神者温柔地对她笑了笑说道:“鹤丸的好意我心领了,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,可不要小看我啊!”

 

 其实呢,这样默默地保护她……也挺好,最起码能够维持这种距离。鹤丸国永心里想着。

 

 

  半小时后,审神者和第一部队的付丧神们在庭院中集合,审神者站在付丧神的最前方对他们说道:“今天像往常一样就好,当然最好尽可能的把太鼓贞宗带来,因为药研藤四郎正在修行,所以这次队长由堀川国广担任,交给你了哦,堀川先生。” 

  “诶!”堀川国广有些难为情地看着审神者,又看了看身边的和泉守兼定,有些担心地说道:“把兼先生放在一旁,让我当队长,这样好吗?”

  “是国广的话绝对没问,我相信国广!”和泉守兼定宽大的手掌拍了拍堀川国广的肩膀表示鼓励,然后看向审神者,“诶诶主上,让我当个副队没问题吧!”

萤丸摆弄好自己的军帽,一双淡绿色的眼眸一闪一闪的,有些兴奋地说道:“嗯,那么,就开始漂亮的打一场吧!”

骨喰藤四郎和鲶尾藤四郎极为默契地互相对视了一眼会心一笑,“出战吧!”

今剑有些兴奋地蹦来蹦去并高声喊着:“耶!终于又可以出阵了!这次我一定要得到更多的誉!”

 审神者温柔地顺了顺今剑有些微乱的刘海,“一起加油吧!”于是审神者调动仪器,一道金光瞬间照亮整个庭院,一瞬间第一部队和审神者来到了熟悉的战场。

 “既然得到了大家的信任和认可,这次一定不能让大家失望啊!”堀川国广手中的本体瞬间出鞘,警惕着观察着周围的风吹草动,目光锁定在某一处,高声喊道:“各位,请做好准备!”

 “哦哦!这还真是让人兴奋啊!”

和泉守兼定瞬间来到堀川国广的身边,极为默契地拔出本体并指向敌军,阳光打在刀刃上发出耀眼地刀光,熟练地挥动着本体,刹那间锋锐的刀刃间发生猛烈地碰撞,刀刃之间的摩擦声调动起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,顿时血花四溅,刀剑也因为与血液的接触似乎也变得更加锋利,堀川国广悄无声息地绕道敌军的背后,使出全力给于对方致命的一击。

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新选组的两位奋勇杀敌的场面,审神者的脑海中想象出新选组当年叱刹风云的场面,于是右手握着胁差更紧了些。

“还真是令人羡慕的组合啊。”审神者习惯性地望了一眼自己的背后却空无一人。

“嘛~还真是有些不习惯啊……”走神片刻突然有几滴温热的血液滴在脸上,只见被血液侵染的大太刀横在自己的左肩处,速度之快好像划破了空气,锋利的刀刃瞬间贯穿了敌军的头颅,察觉后头皮一阵发麻。

“锵!这是必杀技哦!”本体从敌军的身体猛地抽出后甩了甩上面的血迹,歪了歪头天真地看向审神者并说道:“主上这个时候三心二意不太好吧。”

“呼……”审神者闭上眼睛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,再次睁开眼睛,一双大海般的眼眸坚定地锁定眼前的敌军,挥动着携带多年的胁差毫不畏惧地向对方砍去,因为是女孩的缘故,在力量上抵不过对方,稍微踉跄一下迅速往后退一步躲过刀刃的袭击,借用身体的优势灵巧地攀爬上对方的脖颈,手横胁差向敌军地脖颈抹去,顿时温热的血液洒在衣襟,紫色的狩衣裳绽开出紫红的血花,“啧,衣服弄脏了真的很麻烦啊……”审神者从溯行军的身上跳下来,渐渐地放松了警惕。

让人感到意外的是,那个被攻击的溯行军好像没事似的突然向审神者发出攻击,当审神者察觉到时已经来不及了。她下意识地把胁差横放在自己的身前,只见眼前的溯行军突然停下攻击,瞬间化为黑烟消失的无影无踪,而一个身高偏矮的付丧神手握大太刀出现在眼前,有些急切地看着自己问道:“主上也太不小心了,这里可是战场啊,不是大意的时候!”

“噗……这次真是谢谢萤丸了。”审神者收起手中的胁差,揉了揉对方的脑袋。

“还笑!主上你刚才差点没命了知道吗?!”萤丸收起平时天真可爱的面孔,带有几分薄怒说道。

“因为有萤丸啊,所以不用担心,不是吗?”审神者温柔地看向萤丸。

“你,唉……”虽然知道审神者是在安慰自己,但是看着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还是让人很担心啊……

 

“唔啊!疼!”不远处的传出今剑的惨叫声,审神者急忙往声音的源头看去,只见今剑身上伤痕累累,即使这样仍然手握着本体没有丝毫畏惧,血红的眼眸突然变得凌厉起来。

“我生气了!要认真起来了!”说完今剑手握本体跳起狠狠地溯行军刺去。不知道为什么,审神者似乎看见了那个溯行军的黯然无光的眼眸里有红光一闪而过,

“不对,有哪里不对劲,是哪里呢……”

 这时令人意外的一幕发生了,今剑的本体刺在了溯行军的身上,但是那个溯行军却毫发无损。

“怎么可能!!!”今剑吃惊地说道,抬头向对方看去,只见溯行军举起手中的长枪就往今剑刺去。

 “今剑快躲开!!!”审神者在察觉到不对劲时就已经开始行动了,在溯行军刺中今剑之前审神者使出全身的力气把今剑推出攻击范围,然后瞬间把腰间的胁差横在自己面前挡下这猛烈的攻击,只不过溯行军的攻击并没有因为胁差的抵挡而减缓进攻的趋势,只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审神者的耳边响起。那个伴随自己多年的胁差也完成了最后的使命,碎刀了。

“主上!!!”

  审神者卒,撒花完结(怎么可能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未完待续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谢小天使们读到最后(花式比心)

因为学业紧张,这是开学前最后一次更新,开学后尽量抽出时间完成最后一篇,放心,我一定会给药哥一个美满的大结局!(是时候把药哥放出来了!!!

 还有……虽然有点对不起鹤球,但是相信阿鲁姬是爱你的!!!

 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