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暮语嫣

这里刀剑厨一枚(咸鱼一个)沉迷于刀剑中无法自拔……
主吃cp:兼堀,安清……
同时也是药研厨(婚刀)也会产一些药审。
欢迎勾搭~

等你的日子【药X审】

四.家人


感觉坑越挖越大(说好的只是短片来着?


链接:一.出发,修行        二.等你的第一天     三.等你的第二天

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破碎的胁差散落在四周,锋利的刀刃划破脸颊,一股猛烈地冲击力打到审神者的心口顿时眼前一黑,背后猛地撞在树干上,只听从身体传来清脆的声响,疼痛感从背部瞬间传遍全身,同时一口心血喷洒在地面上。

  

 “主上!!!”

 

   四周传来付丧神们的呼喊,原本眩晕的审神者清醒了少许,只看见付丧神们疯了似的向那个溯行军发出攻击,但是奇怪的是……在付丧神们好几轮的攻击下溯行军仍然毫发无损!

 

  堀川国广几刀无果后放弃退到一旁警惕地观察着。这时,溯行军原本黯然无光的瞳孔又出现红光,脑袋转向正在吃力爬起的审神者。

   

“不好!”堀川国广立马扑向审神者然后几个翻身把审神者带到安全地带,而刚才被攻击到的大树也应声倒下。

  

   看到此处场景堀川国广一阵后怕,“好险好险……”可是溯行军好像并没有死心,仍想提着长枪寻找审神者的身影,于是一阵吼叫之后向四周扰乱的付丧神发出攻击。溯行军长枪一横,指向最近的鲶尾藤四郎,刀刃好似划破空气,长枪一出,无人阻挡。

 

 

  审神者再次睁开眼睛,看见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,付丧神们残的残,伤的伤,而那个溯行军就好像没事似的站在那里,溯行军提起刚才被打落的长枪,走到刚才偷袭失败的堀川国广面前,瞬间长枪的刀刃没入血肉之间。

  

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——”

 

   堀川国广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看了看和泉守兼定倒下的方向,于是拼命地抓着长枪,不让溯行军再有所行动,刀刃与血肉不断地摩擦着,更多的血液从腹部流出,堀川国广忍者剧痛,然后向审神者的方向喊到:“主,主上…咳,别管我们,快走,快走啊!!!”

  

  “我……”

 

审神者迷茫地看着周围,这是第一次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。此时的审神者也受了伤,更何况携带多年的兵器也破损于此。逃吗?不,不行,怎么能就这么抛下他们而自己独活!!!

 

   审神者不顾身体的疼痛奔向溯行军,运用身体的柔韧性攀爬到溯行军的双肩,一手放在头顶,另一手放在下颚处:“既然物理攻击对你没用,那我让你脑袋分家!去死吧!!!”

  

  可现实总是不尽人意,溯行军暂时放弃眼下的堀川国广,抬起手轻而易举地掐住审神者的脖子向上提起,一瞬间感觉难以呼吸。

 

   “主上!咳……你这个混蛋!!!”

 

    堀川国广眼看着审神者危在旦夕,不顾身上的长枪,手握住身边即将破碎的胁差刺向溯行军,但是溯行军却早已察觉,右手提着审神者,左手强行压住长枪使堀川国广动弹不得。

  

  “咳咳,住,住手……”审神者拼命地挣扎,不断敲打着溯行军的手臂,但是肺部的氧气越来越少,眼前的视线也逐渐模糊不清……

 

   不甘心……不甘心就这么死去。

  

   我想救大家,不想失去他们……

 

   我好不容易有个家,我想保护大家……

 

   我想守护他们,想回应这份感情,想守护这个家……

 

   药研,你在哪?我,我好想你……

 

   我想回去,想带着他们回家,回到我们的本丸……

 

 

  审神者缓慢地闭上眼睛,眼角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,手也随之松垂下来。这时,胸口被沾满鲜血的护身符突然闪现出红光。

 

 

   

审神者再次醒来时周围一片漆黑,但是只能看见一位身穿红衣的女子,奇怪的是过长的帽子遮住脸部,看不清里面的面容。审神者爬起来才发现身上的伤口和疼痛已经消失,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。

 

  “这,这里是哪……你是谁?”

  

  “呵,我吗?你不需要知道。”

 

  稍许停顿,红衣女子走到审神者面前,凑近耳旁神秘地说道:“至于这里……是你的精神世界。”

 

  “精神世界……我的?”

 

  “你想救他们吗?”

 

  “救他们……对!要救他们,我要救他们!快让我回去,让我回去!!!”说着,审神者扑向红衣女子的方向,但是审神者却毫无阻碍地在红衣女子的身上穿越过去。

 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

  红衣女子转过身走到审神者面前,蹲下身,用右手的食指轻轻地抬起审神者的下颚说道:

 

“想救他们?”

  

  审神者惊讶地看向眼前的人,仿佛看到一束救命稻草,想要紧紧抓住不放:“你,你有办法?快告诉我,告诉我…求求你,我,我想救他们…”

 

  红衣女子神秘一笑道:“很简单,只需要——与我做一个交易,把你最珍贵的物品做交换,我给你你想要的力量,能够打败溯行军的力量。”

  

  审神者的焦距逐渐涣散,像一个掉线木偶似的,呆呆的看向红衣女子:“珍贵的,珍贵的……记忆,家人,本丸……药研……”

 

  红衣女子轻轻地把手放在审神者的后脑抽出一缕记忆,站起身来俯视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审神者,轻蔑地说道:“哼,我还以为是什么呢,原来只是一段记忆啊。” 说着红衣女子在一个药瓶中取出一粒血红的药丸放入审神者的口中。

 

 “哼,交易成立。”

 

 

 

  那段记忆对于一般人来说可能只是一段普通的记忆,但是对于审神者来说却是无比珍贵,因为那是一段……救赎与被救赎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前序完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回来补坑了,关于回忆的话,那是正文的内容,没错这相当于是个番外。正文是个巨坑。

评论

热度(8)